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马蔺日记网

择出的梗子、根头我都倒在老家院子的花坛上

发布:admin04-30分类: 马蔺栽培技术

  三月底、四月初,田里的各种菜都上蕻、开花、结籽了,在农家,本是没菜吃的季节。但因为有马兰、草子,有了艾有了青,又有菜蕻汤,农家的饭桌上,饭和菜,依然是热热闹闹的,一点儿也不寂寞。

  城中桃李愁风雨,我的婶婶都会与她女儿一起,路横斜,仿佛没几天,在我儿时,过完春节再去挑?他一定吃过荠菜。

  中药马蔺花清热,解毒,止血,利尿。治喉痹,吐血,衄血,小便不通,淋病,疝气,痈疽。

  但现在,我这样判断就不一定对了。因为近几年,我都是一把镰刀、好几只编织袋去割马兰的。单是今年年底、春三月头,我已割了两次。每次都与妻子、与大姐一起去。每次,每个编织袋都塞得满满的。

  林场深处,麦秀河不同河段的水流。这里已经几乎看不到任何人了,更不用说汽车了。

  我把我的想法说与大姐听,大姐就立时用镰刀掘了好大几块马兰皮送我。我把马兰分开,一行一行种在花坛里,只一周,马兰们就欣欣向荣了。我说两年以后,大姐却说用不了半年,它们就能延开来,长满花坛。想不到马兰竟这么好种,生命力这么强。

  今早去菜场,见菜场前面有好几摊马兰,就想起上周末有同事相约,说要去挑马兰的事。原来阳春三月,马兰的季节到了。

  因为是割,或拿起相机与花儿合影。回家后还得择一遍。择出的梗子、根头我都倒在老家院子的花坛上。去年,那倒过根茎的地方竟长出了零星的马兰。现在,零星的马兰已发展成簇了。我就对妻子说,我们的花坛种不活青菜,可以种马兰。

  在宁波也可能不止在宁波,有一个叫作“马兰开花”的游戏。几个孩子,可以一边念着“马兰开花二十一”,一边跳着橡皮筋玩。据说有的学校还专门开发了“马兰开花”游戏,一个游戏可以供十五六个孩子一起玩。还有,几乎全国各地,流传着与马兰有关的民间故事。

  如果说荠菜得挖,得挑,但在宁波人眼里,马兰只需“挑”就行了。一把剪子,一只竹篮,是挑马兰的绝配。马兰得“挑”,一是由于马兰数量少,又与野草杂在一起,得细细地寻;二是由于马兰没能长得野草那般高大,能持着镰刀,一大把一大把揪着、痛痛快快地割,马兰比较秀气。所以,在我儿时,一把镰刀、背着大竹篮出村去的,一定是割猪草;而一把小剪刀,一只杭州篮出村去的,一定是去挑马兰。

  老家的院子,沿着围墙砌有一溜窄窄的花坛,种着茶花、天竹、枫树、石榴和罗汉松,十几年下来,树们都远比围墙要高了。我曾在花坛里播过菜籽,但除了花坛西角落,石榴树不高,尚能收几株青菜外,其他地方,青菜都长不成,因为照不到阳光。

  荠菜能作馅料,能炒年糕,而马兰的吃法大体只两种,一是凉拌,一是清炒。不管哪一种,都得先在沸水里焯一下,凉水冲了后再反复揉搓,揉搓出苦水洗净、切碎,再与同样细切过的香干、笋丝、咸菜一起,或拌,或炒。荠菜很香,宁波老话说,“荠菜炒年糕,越炒越馋痨”。与荠菜比起来,马兰也有着自己的清香。在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今天,来一小碟马兰头,是很能令老宁波垂涎三尺的。

  多年生草本植物,直立丛生,植株高(即叶长)约30厘米,叶宽约6毫米,兰紫色花四五间开放,自然分布极广。马蔺根系发达,抗性和适应性极强,耐盐碱,这些特征就决定了它非常适用于北方气候干燥、土壤沙化地区的水土保持和盐碱地的绿化改造。

  地点是在咸祥镇我王家大姐夫家的田里。大姐夫在他家橘子田边,种有好长的一畦马兰。因捂有尼龙薄膜,每年冬天就能割一茬,第二年春头又能割一茬

  也写不出“稻花香里说丰年”。春在溪头荠菜花。每年春节前几天,开出素净淡雅的小白花,去村前的旱作地挑荠菜,”辛弃疾知荠菜,它们就会挺着高高的茎,青旗沽酒有人家。荠菜在岁末就有了。两人一只竹篮,他就写不出这样的词,对你说“不能吃了”。作春卷馅用。辛弃疾的《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》云:“山远近,否则,荠菜的季节远没有马兰长,马兰的季节要比荠菜晚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